做亚博代理能拿到佣金吗



【党史故事】初心不改·历久弥新 回望隧道人与沪嘉高速的红色印记

2021-04-16

编者按: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中国飞速发展的40年间,中国高速公路经历了从0到16万公里的延伸,让中国人民迈入日行千里的高速发展新时代。而这一切都始于隧道股份规划设计、建造、运营的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隧道人。建党百年,重返沪嘉,近期隧道股份与央视新闻频道特别节目组《沿着高速看中国》共同合作,聚焦隧道人建设、运营的沪嘉高速,共同回望中国高速建设始发站——沪嘉高速的“前世今生”,追寻隧道人与中国高速建设发展共同成长,服务发展大局,服务民生出行的红色印记。

 

规划设计:一条走出来的高速

改革开放初期,上海的道路建设速度远远落后于交通运量的增长。上海公路对外交通主要依靠4条国道。而从上海市区通往嘉定的只有沪宜公路这一条,这条路约有7米到9米宽,沿路有近200个工厂进出道、乡村道及其他公路相交。自1965年以后,沪宜公路交通流量年平均增长率12~14%,70年代末已呈饱和状态,不仅交通堵塞非常严重,更严重制约了嘉定区的城乡发展。要致富,先修路。但怎么修?沪嘉高速就此诞生。

1984年4月23日,隧道股份的前身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局向上海市政府提交汇报了一份“高速公路”的方案——《沪嘉公路一级汽车专用道初步设计方案》,正式确立了修建高速公路的方案。但规划方案定了,高速具体该如何“走”?修高速这件事情,在当时的中国大陆还没有人做过,甚至连“高速公路”跟“公路”之间到底有哪些区别也没有多少人能讲得清。路面怎么设计?公路方位如何确定?对当时中国而言,一片空白。于是,最初的设计者们以“行走”的方式,开启了高速之路。

“当时,我们是一群刚从同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入职来到上海市政局设计室,也就是现在隧道股份城建设计集团的前身。我们的第一件工作就是走路——从上海市区走到嘉定,找出一条最适合建沪嘉高速的路。”沪嘉高速设计师、隧道股份城建设计集团专业总工徐一峰说,当时一群设计师,头上带着草帽、脖子里系上毛巾、脚上穿着硬底皮鞋,从上海宝山一边勘探、一边行走,一边琢磨高速该怎么建。

炎炎夏日,他们来回往返于上海市区和嘉定,经过反复勘察、丈量、规划、设计、探讨、论证、推敲,一条最适合的路线终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定论,从蓝图变为现实——1984年12月,沪嘉高速的初步设计文件获批。

根据设计师对上海及嘉定交通发展情况的预判,沪嘉高速公路主线设计昼夜交通量为3.8万辆,南起上海市区祁连山路,北讫卫星城嘉定南门,主线长15.9公里,设计时速为每小时120公里。沿线设多座立交桥、下穿式横向通道,桥梁荷载为汽—超20、挂—120级,不仅完全满足了当时上海市区-嘉定交通货运需求,更为未来两地发展预留了充足的余量。

建造施工:摸着石头过河

设计方案已定,但第二项难点——施工,却非一帆风顺。上海地处软土地质区域,就像是在“豆腐上建高速”,难度非常大。而这一艰巨的建设任务,落到了隧道股份上海路桥(原上海第一市政公司)的肩上。

“在当时的中国,高速公路怎么造?路面怎么施工?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隧道股份上海路桥沥青摊铺队队长、沪嘉高速的建设者袁学强表示,在软土地基上修建高速公路,施工人员首先面临的就是地面沉降的控制。由于软土地质的特性,高速路基压上土方后会不断沉降,若在沉降过程中建成结构、铺上沥青,沉降就会对路面平整度造成影响。

“就像在豆腐上建公路一样,沉重的高速公路土方会慢慢下沉把豆腐压扁压实,但自然沉降下沉要花费几十年的时间,我们等不了。”袁学强说,为了让路基尽快趋于稳定,建设者研制了一种“沙井”技术,将一根根7至10厘米直径的透水管道打入地下20米深处,随后灌入黄沙,依靠这项技术,加速了排水速度,半年内路基便可提前完成80%的沉降,使工程建成后路基基本处于稳定状态。

与此同时,在沪嘉高速建设中,隧道股份上海路桥还第一次引入了机械化沥青摊铺机和压路机。“早期上海道路建设中摊铺沥青路面主要依靠人力,如黄浦江上的泖港大桥就是工人用压板将沥青混凝土一点点压出来的,一天只能摊铺一百多吨。”袁学强说,在沪嘉高速,上海首度采用了摊铺机进行摊铺,一天的摊铺量能达到1000多吨,不但工作效率大大提升,也为未来全国公路的机械化摊铺积累了“第一手资料”。

展望未来:“隧”跃帮助中年高速重获岁月

路到中年?如何保持它的健康与青春活力?封路大修翻新?绕开重新建设?全程人员监控?隧道人会怎么做?

未来,沪嘉高速将在隧道人的手中变得更为智慧、畅通与便利。隧道股份城市运营副总经理、总工程师滕丽表示,要让高速始终维持良好健康状态,关键在于“技术”。高速公路的养护是一件细水长流的工作,作为中国第一条高速公路,沪嘉高速现在已经步入了‘三十而立’的年龄,长期繁忙的交通让各种结构问题逐渐发生。如何让这座最早服役的高速永葆青春,是我们如今最重要的任务。

上世纪80年代,隧道股份即开始探索高速公路的数字化管理技术,由隧道股份城建设计集团、城市运营共同打造的中国第一个高速公路交通监控系统上线。这一系统采用了先进的闭路电视、数据采集与中央控制等数字化技术,使得长距离高速的高效养护成为可能。

而现在,更多数字化的新兴技术已然为了保持“中年高速公路”健康的核心手段。为了确保公路安全,隧道股份城市运营开发了基于InSAR卫星遥感的城市路桥区域变形沉降快速化智能监测技术,融合MTInSAR技术和SAR影像绝对定位,能通过卫星的“天眼”迅速发现高速的沉降情况,实现运营期路网全天候、高精度、大范围地智能化快速监测,有效提升城市交通路网设施运维风险管控能力。

此外,隧道股份城市运营以构建先进、现代、科学和智能的交通基础设施管理体系为目标,自主研发创建集快速检测、GIS与BIM技术、物联网技术、云技术和大数据挖掘于一体的交通基础设施全生命周期管理与决策支持平台,并形成项目级路面养护维修管理系统,实现建设、运维、更新等各环节数据融合,有力推动设施运营更加智慧化、精细化。

未来,隧道股份将推动高速公路从“设施级运营”升级为“车道级运营”,计划基于高速全生命周期管理,实现车道级交通流精准监测、快速应急智能管控等功能,全面提升高速公路的安全性能、服务性能和通行效率,让每一条已然建成的高速公路都更加安全、高效。

重走沪嘉高速,回望辉煌历程,隧道人始终铭记这段历史带给我们的精神财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力争为城市带来更多高品质的高速公路工程,以卓越的运维管理让市民走得更顺、走得更好。